[愛情]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

前言: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這題目早期已寫了一部完整的作品,也在早期的藤網里發表過,
本想做點修改再重新發表,可惜電腦中毒,內存的資料全都被消滅了,覺得好可惜~這就是沒做
備份的后果!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我寫了將近一年,如果說要把作品復原,可說是比登天還難,因為
人老了吼~記憶力有限,要把故事逐一并湊出來一點也不好玩。。。所以反復思考很久後,本人決定
重寫這故事題材,除了故事的男女主角會相同之外,我相信其他的都會是“如有雷同,純粹巧合”!
希望這全新一篇的【總有】會得到各位大大的喜歡。


靈殿
20.02.2010
12.05am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

前言: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這題目早期已寫了一部完整的作品,也在 ...
viz 發表於 2010220 00:05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

章一: 相遇


          我是一位學院生,一位不修邊幅的藝術學院生,因為本人覺得學藝術就要有藝術的味道,那是什么味道?告訴你也不會知道,因為當你覺得我真的很“藝術”的時候,就證明了你也懂什么是“藝術”了。。。。
【張志輝!我聽你在放屁啦!】毆得志說
毆得志是我從小學就認識的家伙,說是朋友。。太過了,說是死黨還好,說是知己也不差,說是兄弟比較親切,正確來說是一位在生命中不能缺少的家伙,毆得志我夠麻吉了吧!
小學中學高中的事就不說了,就說今天吧,今天正是我和得志報到藝術學院的第一天,我們都穿的很隨便,因為我們兩都睡遲了,一旦我們睡遲,就不修邊幅到極點,說是在街邊賣藝的藝術家也不過份。。。
【藝術嘛~就無邊界咯,你還在意什么外表之類的。。。】我說
【干!今天可是第一天上課,你就不能穿得帥氣一點嗎?搞不好我們班就有很多美女,你這樣會大打折扣的!】得志說
【你還不是跟我差不了多遠。。。】
【還不是你睡遲,才導致現在的我!】
【搞清楚,是誰睡遲啦!】
【算,如果是帥哥,穿怎樣都是帥的。。。】
【那如果不是呢?】我說
【你能夠安慰一下我么?】
【去你的!】
          10.15分,已經遲到了15分鐘,我們兩就短褲拖鞋的往課室里跑去,來到課室門口,導師正準備上第一節課,班上二十多位學生用奇怪的眼神看著站在門口的我們,我們不好意思的敲了敲門,然后又不好意思的向導師道歉,不好意思的向各位即將成為朋友的學員們道歉,再不好意思的向自己所穿道歉,太多的道歉搞的全班無奈的傻笑,導師只好叫我們各自回座位,就這樣我們上了一堂不好意思的課。下午1.30分,下課後,我和得志就趕快回家,免得再“不好意思”。
          其實我們都住很遠,在報讀這學院之前,我們早在附近的住宅區找了一間房子,好讓我們處理入學時的瑣碎事物。從這里步行去學院大概只需要十分鐘,所以很快的我們就回到了家。到家的時候,我們發現屋主就站在門口等我們了。。。
【啊~你們回來啦。】屋主臉帶微笑的說
【噢~有什么事情嗎?】得志問
【先進去再談好嗎?】屋主似乎有事要和我們商量。。。。
接下來的事情讓我們受了一點打擊,屋主說他把屋子給買了,所以要求我們搬走,他愿意賠償我們,還說愿意幫我們找房子,所以在兩個星期之內我們必須搬走。雖然屋主說愿意幫我們找房子,但我們并沒期望太高,因為他已做出了賠償,接下來因該是會忙這屋子的瑣碎事情,所以我們有兩個星期的時間找房子租。



續。。。

TOP


【總有一天我會感動妳】

章一: 相遇


          我是一位學院生,一位不修邊幅的藝術學院生,因為本人 ...
viz 發表於 2010220 01:00


          兩個星期的時間找房子,看起來好像還有很多時間,其實一點也不。很快的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我們依然還沒找到房子,當然屋主那里也不可能有消息。就在這節骨眼的時候,屋主既然還打電話問我們什么情形,得志突然說他已經找到房子了。。。
【你什么時候找到房子了?】我好奇的問
【噢~那天下課後,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先走嗎?你還問我去哪里。。。你記得嗎?】他說
【有這事情嗎?但不打緊,為什麼你找到房子後沒有告訴我?】我問
【因為那房子只能容納我一人。】得志說得理所當然
【這就是你放棄告訴我的原因!然后你自己就搬進去,任由我露宿街頭!?】我說
【我也不想。。。可惜。。。可惜。。。張志輝,你就好好把握接下來的這星期吧!】他一臉臭屁的說
我當然狠狠的踢了他一腳,這家伙既然自己在外找到了房子,而且還是超便宜的單人房,重點是這房子離學院還不遠。得志說除了他之外,還有三位室友,所以屋子里已經沒有多余的房間讓給我了,叫我節哀順便!真是欠揍的家伙!
【張志輝,別說我沒告訴你,離學院遠一點的住宅似乎還有房屋出租,你明天下課後就自己去看看吧。】他說
【毆得志,你說我認識你幾年了?】
【十三年!】他自豪的說
【對!十三年,我也應該留點私人空間給你,比如說你自己在房子里看A片打手槍之類的,有我在的卻很不方便!】
【對,絕對不方便。】他略微思考
【所以你自己先找一間超便宜的單人房,就是要有私人空間!】
【嗯~私人空間。。。】他說
【我撕開你兩邊啦!老子認識了你那么久,別以為我不懂!那三位室友都是女的吧!】
【哦!張志輝,你很聰明,所以我在不知覺的情況下把房子租下了!】他無辜的看著我
【哦~是嗎?然後不知覺的把我給忘了,也不知覺的把單人房想成是雙人房!】
【你是我的知己~我的良朋!】他搖著頭說
唉!毆得志就是這樣的人,不是說他不好,他做事情總是很快下決定,沒有半點猶豫,也不想想是與否,有或沒有,對與不對。像現在這房子要不是我說能夠兩個人一起負擔租金,找這間比較寬的房子共用,他早就下決定租別一家了,而且租金比現在這還貴兩倍!可惜是屋主說要買了,不然我們也不用搬。毆得志這家伙找房子之前又沒跟我商量,不是說一定要兩個人共房,但至少有個伴,看來現在大局已定,得志這欠揍的家伙也舍棄了我這老兄了,現在可好啦,我不得不自個兒找房子去。。。
【嘿~老兄,你依然是我的好兄弟,可能一星期後你會露宿街頭。。。哈哈!】
【干!】我給了他一掌
【痛!】
【老弟,你可別囂張,我一定會找到房子的,到時再給你好看!既然舍棄我!】
【好了,說老實,我真的不是不告訴你。。。】
【我懂,當你下了決定時才想起我。。。】
【看,你就是最了解我的人。。。】
【夠了!我不想在已確定了的事情上打轉,船到橋頭自然直。】
          就這樣,學院下課後我就忙找房子的事情,得志那家伙就爽爽的跟我說拜拜,然后就留在學院搞他的人際關系!兩天過去了,附近的住宅區幾乎都尋遍了,也沒有一家要出租的,沒辦法了看來今天如得志說要去稍微遠一點的住宅區找了,不然剩下的幾天要搬東西就麻麻煩煩了。
大概步行了十五分鐘後,我找到了另一住宅區,這里全都是排屋而且還是雙層的,走一會兒我就看見前方有一家門前掛了“有房出租”請聯絡+6012-XXXXXXX。于是我就撥通了電話,屋主約我一個小時後見面。





續。。。。

TOP


兩個星期的時間找房子,看起來好像還有很多時間,其實一點也不。很快的已經過了一個星期,我們 ...
viz 發表於 2010221 02:25


          一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于無所事事的我來說就真的“度時如天”,唯有到附近看有沒有餐館之類,先吃個午餐再到回頭。走了大概五分鐘左右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小吃店,那里有麵,飯,粥等等,可說是麻雀雖小,五臟齊全啊。巡視一番後,我點了一碗麵跟一杯冰奶茶,估計吃過午餐後大概35分鐘,再步行去約定的地方相信需要10分鐘,那我大概等一下就可以見到屋主了,除非他遲到。。。
          45分鐘後。。。
我來到了約定的地方,也就是我要租下的屋子門前。屋子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是一間雙層排屋,而且還是在第一間,所以傍邊有一塊很美麗的草坪,草坪上有一座白色的千秋,木制的外圍,奶白色的屋子外墻,玻璃落地窗。。。總之看上去就是很氣派的樣子。這時一個想法在我腦海里略過:‘這麼美麗的屋子,里面的擺設與房子肯定也不錯,會不會超貴租呢?’。如果是。。。那我豈不是要繼續努力找房子,今天又要白費了咯!
唉~還是見了屋主再算吧,我側身靠在門把邊,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女子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手里拿著一支不懂是木棍還是樹干的對著我。。。
【你是誰!為什麼一直在我家門口徘徊?】她表情兇惡,但語氣溫柔的說
這女子看上去,跟我的年齡差不多,綁著馬尾,樣貌清秀,眼睛大大,不算胖但有點肉,是個美人兒但肯定不是屋主,因為跟我談電話的是位男人,難道她是屋主的女兒或親戚?
想一想又覺得不是,如果是親戚或親人,那就代表屋子里還有人住啊!不可能招租給外人吧。。。
咦~或許是要搬了,回來拿點東西吧。。。正當我要開口問時,這女子突然把棒子指近我。。。
【喂~喂~喂~你到底是誰!】她依然很兇的樣子,但語氣保持著溫柔
【張志輝!】我說
【誰!不認識,干嘛站在我家門口?】
【我啦,我張志輝。】
【干我什麼事?我是問你在這里的目的。。。】
【這里的屋主是陳先生嗎?】她聽見陳先生這詞先是恍了一下,然后繼續舉起手中的棒子重新對著我。。。
【你認識陳先生?】
【你可以把棒子先放下嗎?】
【不能。。】她溫柔的說
【好,我是來租房子的,我約了陳先生在這里等。】
【噢!那你先讓開。。。】她一直用棒子指著我,然后把門開了,進去,然后再把門關上。
【喂。。。你是陳先生的?】我只好站在門口問
【租客。】
【可以讓我進去等陳先生嗎?】我問,她手中的棒子依然還沒放下
【不能。】她答的干脆溫柔。。。
【好。我在這里等。。。】
【那你慢慢等。。。】她轉身開門進屋
          幸好不到五分鐘屋主就到了,陳先生客氣的請了我進屋,然后我們很快的就進入了正題。陳先生人很好,他知道我們這些學生租房子就是要便宜,所以我都不用怎麼討價還價就決定把房子租下了,但陳先生開了一個條件,就是要把屋子照顧干凈。這對于我來說再簡單不過了,如果換得志那家伙就很難說。
【陳先生,我先還你部分租金,其余的我上網過賬給你行嗎?】
【噢~沒問題,那我先把鎖匙交給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有。。。我想問,這里還有其他人住嗎?】
【噢~是,我忘了告訴你,樓上有三間房,上樓左手邊那間是你的,其余兩間已租了給兩位女生,所以你有兩位美女室友哦~哈。】
【我剛剛已見過其中一位了。。。】
【噢~翠婷回來了嗎?】陳先生說
【我不懂她叫什麼名字,只知道她留了一頭長髮綁著馬尾。】
【噢~她就是翠婷,另一位叫暉茹。】
就在這時候,那女子(翠婷)正好下樓,陳先生大概介紹過後就離開了,留下我跟她兩人。
【喂~男的,我跟你說,這屋子里就只有你一位男的,所以有些規矩你要遵守噢!】
【我叫張志輝,剛剛陳先生有說。。。】
【隨便,反正我跟你不熟。。。】
【那有什麼規矩?】
【我暫時還沒想到,等我朋友回來再告訴你!】她笑笑的說
【。。。。。。。。。】我無奈的笑
正當我要上樓看我的房間時,她把我叫停說。。。
【男的,我告訴你哦,樓上的廁所你不能用,要用就樓下這間。】
【為什麼?】
【新規矩!】她溫柔的說
【。。。。。。。。。。。。。。。。。。】什麼跟什麼嘛。。。







續。。。

TOP


一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對于無所事事的我來說就真的“度時如天”,唯有到附近看有沒有 ...
viz 發表於 2010225 21:22



          這一整個月我都沒什麼干勁。原因有三,首先對于學院的運作我還沒真正的去投入,二,對于搬屋子的瑣碎事情,還有得志這欠揍的家伙背叛我自個兒找房子還不在話,他既然還要求我幫忙他搬東西!我當然狠狠的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狠狠的教訓--》踢,推,打,摔,捶,轟),基本上他是受重傷了。
而最後一間讓我在意的是,我的兩位新室友好像不那么友善。。。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
          得志搬去新屋子後,也輪到我搬了,而明天就是最後限期了,房東會帶買家來看屋。我就搬剩那麼一堆雜物,也不懂要怎麼清理好。。。
【喂~張志輝,你這堆東東到底還要不要?】得志問
【我在想要怎麼處理。。。】我是特地叫這家伙來幫忙的,不然他悠閑的很。。。
【你知道我很忙嗎?】
【你忙什麼?】
【我還要整理新房間。。。】得志說
【哈哈~是嗎?】
【你好像不怎麼相信。。。】
【是根本不會信!】我說
【好。。。我知道你要報復我,我奉陪!】
【你知道就好,還不快動手!】
【張志輝你好狠。。。】
【我還輸你咧~】
我們就這樣打鬧了將近兩個小時才把房子清理干凈,然后再花了一個小時才把剩余的東西搬去我的新房子。
【你的室友呢?】得志問
【這個時候因該不在吧。。。】我說
【那多可惜,我本想認識認識。。。】得志說
【都是不好惹的女生!】我無奈的說
【那是美女麼?】得志著急的問
【以我的角度去看---是!】我說
【兩位都是?】
【我只見過一位。】我說
【那你明天搬去我那里住,我搬過來住。】得志說
【呵呵~你是在開玩笑,你不是說你那里有三位“美女”室友嗎?】我挖苦他
【女生是有三位啦~在我的角度看不覺得是美女咯~】得志說
我當然沒聽得志在放屁,我不斷的在收拾東西他就不斷的在嘮嘮叨叨。等我收好東西打算出外吃點東西時,他還是不停的說,真不懂這家伙是不是越“老”就越多話,以前都沒那麼“三八”。
          吃過東西後,天已經黑了一半,得志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回家去了。我到附近的報攤買了一份報紙也回家去了。回到家,就看見兩位室友坐在客廳里看電視,我一進門就被她們“友善”的目光注視。
【男的,今天開始就在這里住了吼~】翠婷說
【哈哈~為什麼你的名字是“難得”??】另一位室友問,她應該就是房東所說的『暉茹』吧。
【我姓張,名志輝。】我笑笑的說,看來除了翠婷比較冷漠,這位嬉皮笑臉的女生還不難相處吧。。。(我心里想。)
【男的,我是翠婷你應該一早知道了吧,她是暉茹,我的好朋友。】翠婷說,雖然她說的不那麼友善,但聲音卻很溫柔
【不是“男的”,是張志輝。】我強調
【哈哈哈~難得。。。難得。。。。】暉茹笑著說
【啊~不管啦,你的名字難念,反正這屋子里就只有你一位男生。】她說
【。。。。。。。】我示意無所謂
【你手上的報紙能夠借我看嗎?嘻~】暉茹問
【噢~當然,我拿去看吧,我先上個廁所。】
【男的~記得噢!】翠婷說
【????】我奇怪的看著她
【樓上的不能用~】她說
【噢~可是我的房間離廁所很近。。。】我說
【嗯~還是不能。。。】她說
【嘻嘻嘻~】暉茹笑
【那如果我,我說如果我很“著急”呢?】我問
【不能!】她溫柔的說
【如果,我說如果我要吐呢?】
【就樓下這間。。。】她依然溫柔
【那豈不是吐的滿地都是。。】我說
【呃~好惡心哦~嘻!】暉茹說,但她的表情一點也不惡心
【那到你要吐的時候再說,要不你吐後清理干凈就好。。。】她對著我笑。。。溫柔的笑
【。。。。。。。】我依然拐不贏她
【那你現在考慮用樓上的還是樓下的。】她問
【樓下。】這根本就是內定了,我還有選擇嗎?哈哈!




續~

TOP


這一整個月我都沒什麼干勁。原因有三,首先對于學院的運作我還沒真正的去投入,二,對于搬屋 ...
viz 發表於 2010317 21:30



          整頓好房子的事情後,我想也是時候把焦點放回學院上了。可能是没有得志在的關系,今天并沒有睡遲,我還有時間把自己好好的“整理”一番。當我步出房門就聞到很香的味道從樓下傳上來,原來翠婷和暉茹正在弄早餐,有香腸,雞蛋,火腿等,看起來很豐富。。。
【早~】暉茹笑笑的對我說
【早~】
【男的~早餐沒你的份噢~嘻嘻!】翠婷邪笑著說
【是張志輝!我又沒說要吃。】我望著那香腸說
【真的嗎?】她把香腸靠近我
【哼~不吃。】我說
【哈~翠婷你就別做弄他啦,男的!反正我們也弄多了你就吃了再去學院吧!】暉茹說
【真的嗎?】我受寵若驚
【你不是說不吃嗎?】翠婷瞪著我說
【現在是暉茹請我吃!】我說
【嘻嘻~那你就吃吧。】翠婷又對著我奸笑
但原來吃他們弄的早餐就注定了我從此被使喚的命運了。。。這是我後來才覺悟的!
          因為好吃的早餐使我今天的心情特別好,加上我今天不再像開學前“藝術”家打扮的來到學院,我想今天是美好的一天,所以基本上我是笑著上課的。而做在我旁邊的得志就差遠了,今天他看起來像很久沒有睡覺,上課無精打采。
【喂!你是去偷雞來!】我問
【別提了,反正不是好事情!】得志無神的答
【你一定又是“打機”打到天亮吧!】我問 (打機=玩游戲機,上網玩游戲)。
【你怎么知道!】他驚奇的問,基本上只要我猜中他都很驚奇!
【太容易猜了吧。。。你說我認識你幾年了!】
【十三年。】他無精打采的說
【但平時你不會這個樣子啊!】這我就猜不著了。
【唉。。。。。。。唉~】他長長的嘆了一聲
【??】
【昨晚正當我就來破關的時候,就來破紀錄的時候,就來升級的時候,就來變超強的時候。。。。啊!】他突然大叫
【??然后?】
【我的室友干了蠢事!】他說
【什么蠢事?】
【你知道嗎?。。。】
【你不說我那懂!】
【別打斷我,你知道嗎,我玩了多少天,多少個小時,多少分鐘,多少秒才來到關鍵時刻。。。。】
【我不知道!】
【叫你別打斷我。。】
【我的室友既然拿了個壞了的電水壺說要褒水,怎知道一開電就跳保險絲!干!干!干!】傍邊的同學都望著得志說干!
【哈哈哈哈哈!】我大笑
【你笑屁吼!】得志兩手掐著我!
總之,得志全天候都無精打采,看來他是不到黃河不死心了,下課後他就一支箭般回家去了,同學都問我發生了什么事,我說他去干蠢事!現在就輪到我在學院里建立我的人際關系了,說真的上了那么就的課,我既然還不大認識班里的同學。就借這個機會好好的打一下交道吧!
          我真正報讀的課程是廣告系,廣告系也可以分很廣,其中就包括電腦網頁設計,平面設計等等。班上包括我和得志一共是27位學員,16位女生11位男生。每一位都很有自己的個性與特色,如果要每一位去介紹就太長篇大論了,反正最沒特色與最有個性的就是我和得志了。



續。。。

TOP


整頓好房子的事情後,我想也是時候把焦點放回學院上了。可能是没有得志在的關系,今天并沒有 ...
viz 發表於 2010329 19:19



第二章 : 同一屋檐下

          連續劇時常都演一樣的劇本,凡是斗氣冤家最後都會成為情侶,而我既然也成為了這老土劇本的主角,而女主角就是與我同一屋檐下的女生。“總有一天我會感動你”是我有一次跟她單獨約會時跟她說的,那是在怎麼樣的情況之下我就不是很記得,要我詳細的描述卻是有一點難度。我只知道對她說“總有一天我會感動你”這句話的時後就代表我可能會被拒絕,但那天并沒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她只是慣性溫柔的笑。。。
          在寫了以上一章故事,回憶著與她的相遇就是那麼的不友善,但回憶是甜蜜的,那時候的相處,那時候的瘋狂,那時候的白癡=.=, 而故事就從那時候開始,三年的同一屋檐下,有著我和她的故事,藝術學院的趣事。。。。

【最沒特色的毆得志和最有個性的張志輝?哈哈哈!這是什么爛組合?】德文說,德文是班上唯一與我們很麻吉的人,他姓李,時常說為什麼他老爸不把他的名字取為李小龍,白爛程度跟得志有的比。
【加上你這最白癡的家伙就成了無敵鐵三角了。。。】得志說
【你才白癡!】
【反正兩個都是!】我說
在學院上了那麼多堂課,總算混熟了,而我們總是被認為最不像藝術學院生的“藝術”學院生,所以我們很“藝術”,一位沒什麼特色,一位有點個性加上一位有點白癡。班上的女生都喜歡和得志聊天,因為他總是特別多話題,難怪最近他總是喜歡拉著我說三道四,而我總是對他不理不睬,所以我有“個性”!當他自討沒趣後,就會轉移目標向德文下手,然後就會看見兩個白癡在班上時而大笑時而大喊。打鬧歸打鬧,我們上課的時候可是很認真的,但偶爾還是會鬧一些沒營養的笑話,反正就是苦悶中找點樂趣。
          班級混熟了之后,就是去混別的班了,學院除了有廣告系,還有建筑設計系,服裝設計系等。而得志不懂從哪里打聽到服裝系原來有幾位美女就讀,所以下課後決定上二樓的教室去瞧瞧。基本上每一科系的上課時間都不一樣,從早上一直到傍晚都有科系在上課,所以我們下課了并不代表別人也下課。就這樣我被逼和得志德文來到二樓的課室。。。
【看!前面那間就是服裝系的教室,我們過去瞧瞧。】得志說
【嗯!過去瞧瞧。】德文附和
【。。。。。。。。。。。。。】我跟上
我們來到課室門口,往里面瞧了一眼,里面大概有十多位學員,男女摻半,然后我看見兩位很熟悉的臉孔。。。
【美女!】得志與德文說
【喂!男的!你為什麼在這里。】是翠婷
【我們經過。。。經過。。。但你認識我嗎?美女?】得志對著翠婷說
【不認識!】翠婷答的干脆
【那你為什麼好像認識我們呢?】德文問
【嘻嘻!不是你們!是他。】暉茹指著我說
【哦!張志輝。。。你好樣,既然。。既然。。。既然偷偷跑上來二樓認識了兩位美女也不告訴一下我!】得志說
【張志輝~啊張志輝。。。】德文附和
【閉上你們兩個的嘴巴!他們兩位我本來就認識,他們是我的室友!】我說,然后得志和德文的嘴巴沒差點掉到地上,得志開始埋怨上天不公平,為何他的室友就是沒有美女!
【你的朋友嗎?】暉茹問
【可以裝著不認識嗎?】我說
【喂~男的,你還沒答我,你為什麼會在這里?】翠婷問
【我是樓下廣告系的學員啊!】我說
【那問什麼你沒說?】
【你又沒問!】
【德文,我們走吧。。。這里沒有我們的事情了,我們還是回去荒島過一些沒有人知道的生活吧。。。】得志說
【干!是誰說要上來的!】我說
【喂~男的,你等下就回家吧,這幫我拿回去好嗎?】翠婷沒等我答應就把一疊書塞到我的懷中
【為什麼我的幫你拿書回家,再說你又知道我一定是先回家嗎?】我說
【是嗎?】她看著我,瞪大眼睛的看著我,表情溫柔。
【是。】我肯定
【不是!!!】得志與德文說
【什么不是?】我說
【你回家,你幫她拿東西回家,我們留下來,然后交換手機號碼和吃個午餐。】得志和德文說
【哈哈哈!對,你回家。】翠婷說
【嘻嘻~】暉茹竊笑
【嗯~你回家吧。。。回家做功課去。。】得志與德文揮手說
【但我沒說和你們吃午餐!】翠婷說
【那你呢?】得志轉問暉茹
【我嗎?我不介意,反正我肚子餓,就到樓下的餐廳吧。】然后他們三人就下了樓,留下我和翠婷。。
【那你就幫我把書拿回家吧。】她溫柔的說
【如果我拒絕呢?】我說
【是嗎?你拒絕?】她笑笑的對著我說,溫柔的說
【嗯!】我看著她點頭。
【哦~那我回去要好好想一想新規矩了。】她微笑的對著我說,但并沒打算把我手上的書拿回去。。。
【。。。。。。。。。。。。。。。】我就這樣“乖乖”的把她的書拿回家。。。。。為什麼!!!!!








續。。。

TOP


第二章 : 同一屋檐下

          連續劇時常都演一樣的劇本,凡是斗氣冤家最後都會成為情侶,而我既然 ...
viz 發表於 201043 21:35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三個字就這樣一路陪伴著我走回家。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莫名其妙的被她馴服,難道這是我上輩子欠她的!?回到家我把翠婷的書隨便房子客廳,然後我就上房做功課,做完功課我就到樓下洗澡,雖然翠婷與暉茹都不在,而樓上的廁所也好好的沒上鎖,但我就是莫名其妙的去用樓下那一間,為什麼?
          我隨手拿了一本書就躺在床上看,然後不知不覺睡著了,一直到晚上八點左右,或許肚子餓的關係,連發夢也會夢見吃東西,就在把美味的炸雞腿放進口的那一刻,既然醒了,唯有下樓洗個臉然後出外找吃的。。。
【呃!你怎麼在家,我以為你不在咧。。。】翠婷看見我下樓,驚奇的問
【是吼~我們回來那麼就就沒看見你,還以為你不在!】暉茹說,她們兩位正看著電視節目,是我不懂得欣賞的韓劇。
【拜託,我一直都在房間裡!】我說
【可是你房間並沒有任何聲音啊!】翠婷說
【為什麼一定要發出聲音,再說我的鞋子都在吧!】
【鬼知道你有多少雙鞋,再說在房間裡再安靜總有一點聲音吧!】翠婷狡辯。。
【嗯~比如說開衣廚的聲音,敲打鍵盤的聲音,開窗的聲音。。。等!】暉茹說
【我又沒開廚,電腦也沒開,也沒去開窗。。。再說你們會那麼得空去留意我房裡的聲音嗎?】
【那至少有聲音我們知道你人在啊!】翠婷說
【我在睡覺!】我說
【難怪。。。總覺得剛剛你就是在屋子裡面,但又感覺不出來!】暉茹說
【吼~別把我說得像幽靈!】
【對了,你打算出去嗎?】翠婷突然問
【你怎麼知道?】
【就覺得你一定會出去,對嗎?】她們笑笑的看著我
【嗯!我打算出外買東西吃,因為睡醒肚子餓~】
【那就對了。。。】翠婷說
【???】
【我們也肚子餓~】暉茹說
【那為什麼不去吃?】我問
【因為今晚大結局!】暉茹指著正在播放的韓劇
【大結局重要,還是吃重要?】我問
【大結局!】暉茹說
【大結局重要還是,營養比較重要?】我換個方式問
【我們平時都不吃很營養,大結局重要!】翠婷說
【那餓死比較好,還是大結局比較好!】我再問
【剛剛我們還覺得肚子餓比較重要,直到你的出現,我們覺得大結局比較重要!】翠婷笑笑的看著我。。。。
【這是什麼意思!?】我瞇著眼看著她
【嘻嘻~你待會兒到餐館或小吃店記得給我們打個電話哦!】暉茹說
【為什麼?】
【因為我們需要知道你所到之處有什麼好吃。。。呵呵~】翠婷依然溫柔的對著我笑,但我在冒冷汗。。。
【你們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我抓頭
【記得哦!好了快去快回,路上小心。。。】翠婷沒給機會我繼續說話,推了我出門,然後向我揮手。。。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三個字又陪我到了小吃店,然後我給他們打了個電話,說這裡有粥,有麵,有飯,有中餐,有西餐,有印度餐。。。問他們到底要吃些什麼,她們只說了兩個字“隨便”!
【隨便。。。那“大便”要不要?哈哈!】我說
【無聊!】她們說
【那隨便也要說是麵啊,粥啊之類的吧!】我說
【那就麵吧!】她們說
【那什麼麵?】
【隨便!】她們說,然後突然一句我聽不懂的韓文從電話裡頭傳過來!
【沒有這個麵!】我說
【那雲吞麵!】她們說
【幹的還是水的?】我問
【隨便。。。】
【那就一幹,一水。】我說
【隨便!】看來她們的專注力已經去了韓國!
我自己就正的隨便吃了一碗粥,算算時間,我回到去韓劇因該“大大大大結局”了,她們應該是得空吃“隨便”了。所以正當我打開門的那一刻,她們兩已經站在門傍邊等我回來了。。。
【怎麼那麼遲。。。我們就來餓死了!】她們說
【餓死活該!】我說
【少廢話,我們的麵呢?】翠婷說
【喂!好歹也該說聲謝謝吧!】
【是的~謝謝,ありがとう, 감사합니다...]他們說
【日語我知道。。。然後??】我聽不懂後面那句!
【韓語。。。是韓語!】她們一手搶去了我拿著的麵!
【真不會客氣的女人家!】我說
【少管閒事!】她們說




續。。。

TOP


請問還有接下來的故事嗎?  很好看 好期待後面的故事情節

TOP


想不到幾年後進來,有留言,看了故事的朋友,不好意思。。。
其實故事在很多年前已經完結。要我重新寫上有點難度,但有留言或許就有動力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