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接龍] 想妳。在開始之前

[ 想妳。在開始之前 ] - 01
..............................................................

在讓人感覺不到溫度的陽光灑進落地窗前的安靜裡,

少了BASS的音箱,

用輕柔的音律重複打擾隱藏許久的情緒,

波動、搖曳、倒映、喚醒不久前的回憶 ......

刻意陪伴著失眠、那一盞被賦予的燈,

殘留在嘴邊、那股濃烈的烘焙曼特寧,

一再的輕輕提醒著在不曾有過開始後的現在,

是該賴給屬於失眠夜的輕柔旋律、含蓄的任性耍賴。

我此刻的心情,

有著複雜的甜蜜 ......

=============================

跨過了生理時鐘的界線,

依舊清醒的此刻是再次破曉前的清晨五點鐘,

微寒的風迴盪在建築物間,

風的味道有那麼一點點懷念,

那是一種熟悉的寧靜自在感,

輪廓漆黑的建築物像是回憶裡的紀錄,

有味道的風就像是紀錄裡的情感。

=============================

持續十多個小時的工作,

在謹慎跟疏忽之間得到了所謂的經驗。

其實我很清楚知道疲勞已經累積到一定的程度,

可是卻很莫名奇妙的怎麼也沒有睡意。

牆上掛鐘的整點報時重複的告訴我,

每一個小時每一個小時是怎樣的來了又走,

雙眼乾澀的程度讓我知道,

它盼望能夠擁有再次滋潤的幸福,

但我只是很放羊的一直對自己說 :

「 再十分鐘、再十分鐘 」。

=============================

我是疲倦的、甚至我已經是睏累的,

只是我今晚一直有一種難以搞定的情緒,

像是電影放映前的期待一樣,

那種有尿沒放乾想上廁所卻又怕一離開座位電影就會開始的感覺。

而我是真的累到一個程度了,

只是、連一點點睡意也沒有。

=============================

在情緒一直搞不定的迴圈裡漸漸漾起了一圍想念,

圍裡的空間慢慢泛出一張當時不得不停止期待的臉孔。

「 嗨、好久不見。」我自言自語的說著。

沒仔細的計算過,

不過應該也有好幾個月了,

有好幾個月沒這麼的莫名奇妙的想起了。

我沒有料想過,

我會在這種情況之下看到圍裡的臉孔,

真的沒有料想過。

=============================

<( ̄︶ ̄)> : 嗨、好久不見。

=============================


[ 想妳。在開始之前 ] - 02
..............................................................

還記得那時候的我,

對於當下的工作充滿了迷惘,

真的很迷惘。

不得不承認,

在同一個性質的職場待久了的確是存在著倦怠感,

那幾年的時間裡,

我幾乎是把自己的命掛在一個很單純的想法上 :

「 我還很嫩 ...... 」。

這樣子的想法在我對於工作的當下是一種無法違背的鐵律,

自認為嚴重缺乏社會經驗跟歷練的我,

這樣子的鐵律其實是一種安全感,

一種安分的工作就像是家常便飯一樣理所當然的真理。

==============================

在這樣近乎真理的鐵律保護之下過了好幾年,

有一天,

朋友語重心長的對我說,

他沒有看過像我這麼謙虛裝嫩的二十九歲男人,

明明我早就應該有足夠的能力要換過很多工作、體驗過很多職場世界,

搞不懂為什麼我還縮在自己畫的圈圈裡面自我催眠。

他說完這些話我才驚覺到 ......

安、娘、威、我、已、經、二、十、九、歲、了 !

==============================

我知道很多人對於自己的生涯規劃都有很清楚的設定,

但是反觀我自己,

其實我除了無所適從,

還有著相當高的百分比是落在一無所知的比重上。

因為我不清楚我的價值在哪裡,

我想過的生活是怎樣,

我這輩子要的是什麼,

最慘的是也沒有人可以告訴我一個正確的答案。

我的工作能力和效率足以跟幹了十幾二十年的老鳥PK,

同事間和客人對我的評價及口碑也不差,

但是這些又代表了什麼 ?

繼續把焦點重心放在這些回應上,

對於自我的價值、理想的生活、人生的目標,

真的會有跨越性的成長跟解決性的突破嗎 ?

==============================

然後某一天的一次,

在與另一位朋友相約吃飯的聚會中聊到彼此的近況,

她聽了我描述的生活狀況和想法上的煩惱,

若有所思的問我 :

「 你覺得自己的人際關係好嗎 ? 」

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

「 目前的工作其實跟實際的人際關係有很大的距離。」

她說別煩、先冷靜的思考一下,

仔細的考慮要不要換工作試試看,

可能的話,

最好是選擇每天都有機會主動面對陌生人群的工作。

「 因為、主動建立的人際關係會讓你的想法和看法從被動轉變成積極。」

滿二十九歲後好一陣子,

朋友的這些話引導了我決定性的嘗試。

感覺就像是給了我一本考古題的解答,

而我需要的答案,

說不定在翻找過後就會映在眼前一樣。

==============================

<( ̄︶ ̄)> : 考古題、我來了。

==============================

TOP


[ 想妳。在開始之前 ] - 03
..............................................................

會認識信忠、甚至不在預期之中跟他成為摯友,

應該可以說是生命中一種注定的巧合。

他是在我離開原本工作後,

開始新工作前接受職前教育訓練的那兩個禮拜期間的室友。

我記得我剛到訓練中心的時候,

時值寒暖交替的三月中旬初春。

開訓當天早上七點半,

我一個人騎著摩托車,

帶著足夠換穿一個禮拜份量的衣服和當時身上僅存的八千塊錢,

從高雄的西北邊出發,

中途沒有停下來吃早餐,

直接騎進訓練中心的停車場。

訓練中心位在高雄的東南邊,

那是一個我想都沒想過會主動接觸的陌生地方。

=============================

我記得那一天報到同期受訓的人很多,

至少對於不習慣接觸陌生環境跟陌生人的我來說,

那樣的人數已經是我不太能夠招架的住的了。

找到了確定被分發的班別教室之後,

我走向一樣準備完成報到的隊伍中,

在隊伍中等候輪到自己報到的時候,

很清楚的可以聽見愉悅又帶點生疏的交談聲;

交談者臉上是掛著笑容的,

一種像是在恭賀彼此人生新方向開始的友善。

=============================

誰對誰來說都是陌生人,

我沒有主動跟任何人交談,

我也習慣沒有人會主動跟我這般長相的人交談;

不論是人也好、環境也罷,

在這裡的一絲一毫與一點一滴,

暫時就只能用陌生這兩個字來形容;

儘管我的個性已經讓我非常習慣跟陌生處的很相敬如賓,

但每當我找上陌生或是陌生找上我的時候,

總還時會覺得自己並不是身處在台灣。

=============================

完成了報到簽名的程序之後,

距離開訓第一堂課還有將近一個小時,

我逕自走向走廊盡頭外的機車停車場,

習慣性的從左胸前口袋拿出沒想過要戒掉的香煙,

那是在出發前一晚事先準備好預估量其中的一包。

在沒有人的停車場點燃一天中第一根菸的時候,

我呼出了一口好一陣子以來最釋放的吐氣,

因為累積的倦怠感和未知的迷惑感讓我一直緊繃著。

我安靜的抽著菸,

看了看位於半山腰上教育中心週遭的仿渡假中心環境,

然後心裡面這樣的告訴自己 :

「 我得先習慣這裡,然後再接受這裡,才能到我希望能夠到的地方。」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事、陌生的未來 ......

=============================

<( ̄︶ ̄)> : 陌生、你好啊。

=============================

TOP


[ 想妳。在開始之前 ] - 04
..............................................................

「 你好、我叫信忠 」

「 呃 ...... 我叫宗澤、你好 」

這是我跟信忠在走進分發寢室後的第一次對話。

寢室的分發是由帶班導師決定的,

分發方法是採隨機配對,

也就是說誰跟誰會住進同一間寢室,

在分發表公佈之前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這種分發方式很像是唸書的時候,

跟不同校的女同學相約騎摩托車去墾丁聯誼的感覺一樣,

負責騎車的我們一開始根本不會知道會載到正妹還是恐龍,

命運捉不捉弄人完全要看自己車鑰匙爭不爭氣,

因為抽鑰匙的重責大任是落在不同校的女同學手上。

好險在教育中心裡寢室分發的規定是男女分住,

而且連樓層都是男女分開的,

不然連生活習慣上的陌生都會讓我馬上決定離開這裡。

=============================

信忠和我的出生差將近一年,

不過個性在某些部份倒是很相近,

以男性身高而言,

他的個頭並不算高,

但是他在與人交談跟表達看法的器度上卻絲毫不如其徵;

那是一種自然散發出來的自信跟傲氣,

跟他再更熟識後就能夠更清楚的感覺到那不只是自信跟傲氣,

那是一種溫暖又寬厚的安全感。

雖然我跟信忠在課堂分組上並沒有編列在同一組,

嚴格來說也只是短短同寢相處兩個禮拜,

但是我可以很確信他會是我這一生中永遠珍惜的摯友。

=============================

人與人的認識是因為某些因緣巧合或是動機考量,

這樣的循環模式也就是所謂的建立人際關係;

而制式化的人際關係模式裡面能夠認識到稱為朋友的人,

卻並不一定會成為你一生當中認定又肯定的摯友。

如果用感性的立場觀點來看這樣的差異,

那差別應該是在於多了或少了那種可以沒有心防來稱兄道弟的感覺;

除了這樣的感覺以外,

還有什麼其它的特殊因素跟最主要的關鍵點嗎 ?

沒有、就這樣了、真的就只是這樣。

=============================

在離開教育中心半年多後的現在,

有時候我會想起那一天主動開口跟我交談第一句話的信忠 :

「 為什麼他能夠這麼從容自在的面對當時的一切陌生 ? 」

不過通常不會有一個標準答案讓我解惑。

或許是在過了許久後的現在,

因為那時做了選擇後,

而走到現在這樣的生活模式跟工作環境,

讓我在想起那一天之後的當下逐漸發現 :

「 原來、陌生是自己營造出來的。」

=============================

<( ̄︶ ̄)> : 「 你好、我叫信忠 」

                  「 呃 ...... 我叫宗澤、你好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