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接龍] [異界大陸] 龍與女僕 作者:激情香蕉 (連載中)

贏凡「意外」的重生到了異界,「意外」的重生成為了一條巨龍,「意外」的得到了一個能夠創造生命的奇怪神器——雖然不理解為什麼創造出來的生命都被設定成了女僕。嘛,總之,贏凡的日子就這樣「意外」的展開了。順便說下,主角是個純潔的孩子!
  PS:解釋一下為什麼主機會是龍族。作者的夢想是建立一個只有女僕的帝國!可是如果作為一個人類,幹這樣的事有點……如果是巨龍就方便了,我不過是在築巢而已……恩,築巢,這是講述一個巨龍築巢的故事。原本應該是這樣的,但是現在完全偏題了T^T,現在在為異界泳衣行業的興起而奮鬥……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重生

  贏凡的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希望自己有一天撿到個幾百萬,或者意外獲得一筆遠方親戚的遺產,然後從此抱著電腦過上吃了就睡,睡了就吃的宅生活。可是世界往往是殘酷的,買了十多年的彩票最多只中過五塊錢,連一次十塊錢都沒中過,更不要說幾百萬了。但是贏凡仍然買,結果,終於中了大獎!不過很可惜這個獎與彩票一點關係都沒有!贏凡……重生了!

  當贏凡再次醒來的時候感受到自己被一片溫暖所包圍著,溫和的暖流從肚臍傳來,然後行遍全身。

  贏凡呆了,這種情況按照自己多年小說的經驗應該是重生成為嬰兒後才有的情況,但是自己……

  感受著四周的一切,贏凡知道,自己已經重生成為了一個嬰兒……

  說實在的,贏凡覺得自己死得有些莫名其妙,雖然自己已經重生了,但是他對於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完全沒有頭緒。自己明明只是上床睡了一覺,當自己再次睜開眼的時候自己就莫名其妙的重生了!贏凡也不知自己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

  成為一個嬰兒是一件很鬱悶的感覺,這樣擁有完整的意識但是卻不能行動的感覺足以令人發瘋,除了整理過去的知識就只能睡覺了。而當贏凡整理過去的知識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自己對於前世的事居然十分清晰地全部記得!哪怕是那些原本只是無意中看見,早已忘記的東西都能清晰的回憶起來。!不對!與其說是回憶起來,還不如說前世的記憶就如影片機一般,能夠在自己的腦海裡不停的回放。

  對於這個重生後的意外之喜,贏凡感到欣喜若狂,重頭到尾認真地回憶了一下前世的種種,發現當初自己覺得痛苦的各種課程,如今看來居然輕易的就能夠理解!對於自己這一連串的驚喜,贏凡感到十分的興奮——雖然對於現在的自己而言並沒有什麼用。

  可是贏凡的興奮並沒有持續太久。當贏凡將前世的那些記憶整理完後又陷入了無事可做的地步。

  贏凡只能無奈的再次回憶整理過去的知識,並且試圖將過去見到過的各種知識融會貫通,並且慢慢研究那些知識——雖然只能在自己腦袋裡面進行模擬研究。

  當贏凡將自己過去的記憶都研究透了,贏凡又恢復到無聊的狀態。

  贏凡感到有些奇怪,為什麼自己回憶鑽研這些知識好像已經用掉了很長的時間,這些知識每一個要鑽研到現在這樣的程度都要花費常人一輩子才有可能達到,可是自己卻仍然沒有出生。莫非在思維的世界,時間過得很慢?還是說思維真的是以光速在運行的?

  為了打發時間,贏凡準備開始修煉內功,不是說那些高人閉關都是幾個月的嗎,估計自己修煉一段時間熬到出生總沒問題吧。至於修煉什麼內功?自己前段時間對過去記憶的整理可不是白幹的,贏凡還真從自己的記憶中挖掘出了一些所謂的絕世武功,雖然當時只是一笑而過的瞟了一眼,如今卻能清晰的想起來,在經過自己的研究和琢磨後,新一代贏氏內功心法就此出爐,雖然這個功夫可能、大概、也許有那麼一點點問題,修煉後可能、大概、也許會出點異常狀況,但是贏凡出於對自身的信心還是義無反顧的修煉了下去!一點都不擔心自己可能會出現傳說中的走火入魔導致出師未捷身先死!

  「就我一個一點內力都沒有的人也能走火入魔?想走火入魔先得你有火可走才行啊!就算有問題也頂多修煉不成而已,再怎麼也不至於有生命危險啊。」抱著這樣的想法,贏凡慢慢的沉浸到閉關修煉當中。

TOP


第二章 降生祭

  贏凡從入定中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能夠睜開眼睛了,強烈的光芒讓眼睛一陣刺痛。贏凡知道自己出生了。出生的喜悅令他熱淚滿盈——無聊的日子實在難熬啊!

  等到贏凡的眼睛慢慢適應了強烈的光線,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顆巨大的椰子樹的樹冠,上面還有一隻巨大的眼睛。

  一時間還以為自己看花眼了,趕緊用自己粉嫩嫩的小爪子揉揉自己的眼睛,沒錯是個眼睛,世界上的植物種類真是豐富多彩啊,居然有這種自己從來沒有見到過的植物,看,竟然還有長成眼睛形狀的——等等,那是什麼?贏凡看見那個眼睛竟然眨了一下!

  愣了一下,贏凡終於發現自己被一雙巨大的爪子抱著,尖利的指甲,閃著金色地光芒,而眼前的巨大的眼睛是一個巨大的龍頭!而自己雖然全身粉嫩嫩的,但是覆蓋全身的幼細鱗片,前方的一雙小爪子以及背後肉呼呼的小翅膀清楚的告訴了自己,自己重生後和眼前的生物一樣,是一個非人類!準確的說,是一隻巨龍!

  巨龍,空中的霸主!主世界最強大的生物!

  贏凡大量了一下四周,發現周圍還有許多巨龍在那裡看著自己,在那裡說著什麼。只可惜自己完全聽不懂他們說的是什麼。

  過了一會,自己就被看起來應該是自己母親的一頭美麗的巨龍抱著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看起來像是會場的地方。這裡聚集了大量的巨龍,花花綠綠的,什麼顏色的都有。巨龍們都在那裡嘰嘰喳喳的吹著牛,整個會場顯得十分熱鬧。

  巨龍作為世上最強大的生物的同時,也是生育力最為低下的生物!因此幼龍的誕生對於巨龍而言可以說是整個龍族中最值得慶祝的重大事情!因此每個小龍出生的時候都要在這裡舉行降生祭。一來為小龍祝福,二來也趁機大家一起熱鬧熱鬧,順便聯絡下感情。

  完全聽不懂巨龍語言的贏凡並不知道這些,只能任由他們抱著自己折騰——至少從他們喜悅的表情看起來,對於自己這個新生的幼龍都是抱有善意的。

  贏凡被自己的母親抱到會場中心的巨大平台上,看著自己母親與另外兩個之前一直跟在自己母親身後,看起來像是自己父親或者家中親戚的另外兩個巨龍一同站在平台上形成了一個三角形將自己圍在中間。然後他們三個分別伸出前爪,將贏凡拖了起來,漸漸的舉到了跟龍頭平齊的位置。與此同時,四周還以一定的方位圍繞著許多其他的巨龍在那裡進行著不知道是歌曲還是咒語的吟唱。

  緊接著圍繞自己的包含自己母親在內的三條巨龍也加入了吟唱的行列。隨著吟唱臨近高潮,一跳光帶在外圈帶隊的十二條巨龍周圍形成,並且從每個巨龍身上射出了一條光柱,匯聚到會場中心包圍著贏凡的三條巨龍身上,在他們的前爪中形成了一個光卵,將贏凡包裹了起來。而贏凡也有一種猶如回到了胎兒時候,那種被溫暖的羊水包裹著的感覺。

  終於,吟唱迎來了高潮,包裹著贏凡的光卵猛的一閃,將所有的光芒吸收了過來,圍繞贏凡的三條巨龍他們原本呈現出鑽石光芒的鱗片隨著這一閃,放鬆了下來,原本金色和銀色的鱗片在這個時候都好像是蒙了一層灰一樣。雖然顏色還是很純正,但是給人的感覺暗淡了很多。

  光卵蓄滿了能量,開始包裹著贏凡緩緩的上升,吟唱聲漸漸的低了下來,光卵好像一個太陽一樣,在會場中心翻滾!而贏凡也感受到有大量的生命能量灌入了自己體內,並且以一種玄妙的運行路線在自己體內運行著,充實著自己的全身!那種舒服的感覺令贏凡忍不住貪婪的主動吸收著四周的生命力!

  但是時間沒有持續太長,過了一會兒,光線猛的一暗,然後整個光卵炸裂開來,那種高潮般的快感令贏凡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長吟!

  一點都不威猛的一聲「哞」的長鳴,壓到了已經細微的吟唱!

  贏凡身上光華流轉,猶如水晶一般懸浮在空中!

  但是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光卵散裂開來的點點光斑漸漸也被贏凡給吸收後,最終贏凡身上的光芒黯淡了下來,不再像水晶一樣通透,而是變得粉嫩粉嫩的。

  贏凡伸開了翅膀,拍了拍翅膀,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已經能夠勉強飛行了!雖然還不太適應。

  贏凡拍打著翅膀緩緩地降落在了會場中間的平台上。伸伸胳膊踢踢腿,甩甩尾巴晃晃頭,贏凡驚訝的發現經過了之前的洗禮,自己已經能夠正常行動了。

  就在贏凡適應著自己的身體的時候,原本站在會場中心的三個巨龍也退了開來,將贏凡獨自留在了會場中心的平台上。

  接下來還有什麼嗎?贏凡好奇的看著他們的動作。

  就在這個時候,會場的地面以贏凡為中心,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魔法陣。繁複的線條發出淡金色的光芒。

  而贏凡看見眾多巨龍們都興致高昂拿著一個小盤子一邊討論一邊選擇著什麼東西。

  而贏凡此時也沒心思去理會眾龍的行為,已經能夠活動了的贏凡正努力的練習走路。

  當巨龍們似乎都作出了自己的選擇後,會場中的魔法陣一陣亮光閃過,一圈千奇百怪地物品出現在了贏凡周圍。

  贏凡被這些突然出現的物品嚇了一跳!但是看了看四周出現的東西,贏凡很快就明白了過來。

  有金幣,有寶石,有刀劍,書籍,捲軸,玩具等等,甚至連搖籃都有。這種情況令贏凡聯想到前世的某個風俗:抓周!不過贏凡沒想到這個世界的龍族居然也有類似的習俗。

  如果是前世,當然是抓印章、文具之類的,不過在這裡嘛……

  贏凡一邊四處打量,一邊將寶石全部扒了出來,墊到屁股底下!前世哪兒有機會見到這麼多寶石啊!寧殺錯!不放過!

  將寶石墊到屁股底下後,贏凡終於有心情認真打量周圍的東西。搖籃、玩具之類的東西不做考慮。那麼法杖應該是指魔法;書是知識;捲軸應該也是類似的東西;刀劍大概是指肉搏吧,這個pass掉!作為一個文明人,堅決抵制肉搏這種危險的事情!就自己這細胳膊細腿兒的,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找誰哭去?

  書,捲軸,法杖,該選擇哪個呢?

  贏凡將書,捲軸,還有法杖給翻了出來,左看看,右看看,猶豫了一會,終於將他們全部抱住!喵的,不管了,全要了!

  看到贏凡的選擇,周圍圍觀中的巨龍全都愣住了,緊接著又笑了起來——真是個有趣的小傢伙。這是眾龍對這個貪心的小傢伙的評價。

  不論如何,到這裡,降生祭已經進入了尾聲。

  在贏凡選擇好了之後,這些東西將成為贏凡的第一筆財富,被贏凡的雙親收藏了起來——這點跟贏凡前世小孩子收壓歲錢一樣,不管得到多少,都得進父母的腰包。而贏凡雖然很想反對,但是連說話都不會說的他即使想反對也有心無力。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財產被他們給收了起來。我漂亮的寶石啊!贏凡在心中悲鳴。

TOP


第三章 幼龍的教育

  「奧茲」,龍語:「冷靜的智慧」,這就是贏凡現在的名字。

初生的幼龍成長速度很快——畢竟兩百年懷胎可不是吹牛的——可以說是迎風就長,只過了七天,體積就長了好幾倍,渾身的龍鱗也由粉嫩嫩的粉紅色變成了金中帶著一絲銀色的顏色(巨龍龍鱗的顏色會受父母雙方的影響,通常顏色偏向於母親。贏凡母親是金龍,父親是銀龍,因此贏凡的顏色會金中帶銀。事實上贏凡的爺爺是紅龍,奶奶是銀龍,外公是綠龍,外婆是金龍,若是再加上曾爺爺輩的顏色的話……贏凡的鱗片顏色雖然是金色中帶著銀色,事實上其中還有其他的顏色,只是不顯眼而已。與多數小說中不同,巨龍之間並沒有什麼敵對種族,畢竟也就那麼幾千條,根本想分也分不了)!身體的各個功能也基本完善。不過一個月以後,成長速度就趨於平緩—— 僅僅是相對於之前那誇張的成長速度速度而言。

而在成年以前,所有的幼龍都要由長老們負責教導各種知識。什麼魔法,魔導技術,煉金術,生物學,世界地理,龍族史,藝術,心理學,哲學,宗教學,廚藝等等,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漫長的歲月導致那些老不死的傢伙們對什麼都有所涉及。

幼龍的課程種類繁多,但事實上即使你不學也沒龍強迫你,因此並不繁重。

但是也並非所有的課程都可以逃掉,至少必修課:「生物學」是所有的巨龍都需要學習的一門課程。

  對於巨龍而言,只要對能量的控制力達到一定的標準,達到聖階可以說輕而易舉(聖階不光光是指實力的等級,最主要的是指實力已經達到了作為生靈所能達到的極致,當然,不同的生物,達到聖階後實力不同,就像聖階的兔子比聖階的老虎弱一樣,聖階的人類通常也比聖階的巨龍弱許多。至於聖階之上,則是亞神,那並非生靈能夠達到的等級,換句話說亞神並非生靈,達到亞神後的人類不再是人類,巨龍也不再是巨龍,對於超越了聖階的這種「生物」,有一個統一的稱呼——亞神。這個稱呼代表著他們是由普通生靈進化而成的凌駕於生靈之上的新「生物」。而亞神由於對法則的理解已經到了足以對主位面產生根本性的傷害,就像人類會排斥會威脅自己生命的病毒一樣,主位面也會排斥亞神的存在,出現在主位面的亞神將受到整個主位面的排斥力,亞神的實力還不足以凌駕於整個世界之上,因此在主位面排斥力的作用下,亞神會非常倒霉——倒霉到足以致死的地步。因此若非必要,亞神並不會出現在主位面)。而以巨龍那龐大的能量而言,想要控制自己每一分的力量談何容易,沒有對自身足夠的瞭解根本就不可能。而瞭解其他生物的構造,對於增加自己對自身的瞭解十分有幫助。

  因此生物學成為了所有龍族的必修課也變得理所當然。

至於其他的課程,長老們只是教導了一些比較基礎的東西而已,其目的僅僅是為了讓幼龍對各種知識都有一定得解,如果對什麼學科產生了興趣那就再好不過,你可以自己再進行深入的學習——龍族歷史已經證明了,以巨龍漫長的壽命而言,如果不找一些除了睡覺以外的事來做的話,漫長的壽命將是一種最殘酷的刑罰,而學習、研究以及知識的積累是如今發現的最佳選擇。

雖然幼龍有專門的長老進行教導,但是一般成年巨龍如果想要瞭解或者學習某些知識,基本上都是自己去找相關的記憶水晶來自學(記憶水晶,能夠通過精神力將自己心中所想進行記錄的一種魔法物品,因為普通的紙張一不小心就會被龍族給不小心破壞掉,因此龍族主要用記憶水晶來作為書籍紙張的代替品用來做各種記錄),如果遇到不明白的就去問相關學科的長老——也有些巨龍選擇自己慢慢研究,反正巨龍們唯一不缺的就是時間,「慢慢來,總有一天能夠弄明白。」這是不少巨龍的口頭禪。

幼龍的生活漫長而悠閒,沒有一點壓力。贏凡除了幾天一次的課程外,每天基本上都是曬在太陽底下發呆,偶爾認真的研究這個世界的各種知識,或者做點美味來慰勞慰勞自己,膩了的時候就就去看看記憶水晶裡的知識打發時間,或者說是看八卦打發時間更為適合——通常都是龍族一時興起記錄下來的東西,其中以八卦佔絕大多數。雖然那些因為一時性起而記錄下來的八卦大多數龍族覺得很無聊,只是一時興起的隨筆而已,但是以前世一個地球人的眼光來看卻覺得很有意思。

  雖然這個世界的一切事物對於贏凡來說都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樂趣,無論是無論是這個世界的魔法、各種知識還是龍族的那些八卦,在他看來都充滿了各種樂趣。而且贏凡還有入定這個打發時間的超級萬金油!即能打發時間,又能修煉。雖然龍族的休眠也有類似的效果,只不過休眠睡久了會頭疼,但是入定不會!

  而贏凡以龍族漫長的睡覺經驗,不,是修煉經驗作為產考,修改後的修煉方法變得更加的完美,至少能確定如今的功法不會走火入魔(囧,這就是所謂的完美嗎?贏凡:像我這種小白能搗鼓出能修煉的內功心法已經很牛X了,你還有什麼不滿!?)!

  龍島的風景優美,生活悠閒舒適。但是這樣的日子過久了也挺無趣的。贏凡還年輕,前世的時候才二十多歲的大好年華就掛掉了。因此對於現在這種無聊的生活感到有些不爽!

娛樂啊!這個鬼地方什麼娛樂都沒有!沒有電視!沒有遊戲!沒有小說和漫畫!前世的種種娛樂一個都沒有!

  「這個日子該怎麼過啊!」贏凡站在月光下,抬頭仰望月光,故作高深的感嘆道。月光的照耀下,呈現出一隻幼龍孤寂的身影。——贏凡現在在干的事用前世的話來說就是裝B!

  就在贏凡裝模作樣的發著某些無聊感嘆的時候,遠處隱隱約約傳來陣陣悅耳的歌聲,歌聲悠揚而動聽。

  「啊,啊。」贏凡口中發出不明所以的感嘆聲,「蘇菲亞大嬸又在唱歌了。」贏凡搖頭晃腦的嘆道。

贏凡口中的蘇菲亞「大嬸」是一位喜歡音樂的美麗金龍,過去一直在龍島外居住,不久前因為懷孕了,所以才搬回龍島居住。自從她來到龍島以後,龍島就經常響起悅耳的音樂聲。

  「不過天天都聽古典音樂我都已經有審美疲勞了。」贏凡哭喪著臉暗中嘀咕著聽起來很欠揍的話,「偶爾來點搖滾樂吧!」

  「!」贏凡感覺自己剛才似乎想到了什麼,皺著眉頭,贏凡陷入了沉思,「搖滾樂……」

  明亮的月光照耀在小丘上,一隻小龍正坐在那裡,故作沉思狀,思考著什麼。慢慢的,閉目沉思中的小龍嘴角微微上翹,浮現出一絲笑容。

  「哇哈哈哈!」贏凡忍不住狂笑!「我想到了!」

  贏凡猶如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般,急急忙忙的衝回家裡。嗯,事實上確實就是一個找到了新玩具的小孩。

TOP


第四章 必殺!純潔射線!

藝術的創作是困難重重的,音樂的演奏也是需要技巧的。而對於在藝術方面毫無特長的贏凡而言,想要進行音樂創作還是頗有難度!不過作為一個穿越者,雖然不會音樂創作,但是卻能剽竊創作;雖然不會演奏,但是……不,是所以,贏凡對於自己搗鼓出來的樂器只能乾瞪眼!因為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演奏,雖然這是贏凡心目中演奏起來最簡單的樂器——鼓。

  做出來的東西無法使用,就只能廢棄處理。不過浪費不是贏凡的風格!

  雖然搗鼓出來的東西自己用不來,估計龍島上也沒誰會用,可是這也並非完全無法廢物利用!比如說還可以用來敲詐啦,或者用來敲詐啦之類的。

  因此,幾天後,贏凡巢穴附近的某個小山丘上。

  天上陽光明媚,真是個適合曬太陽的好天氣啊!如果是一個人類,可以抱著一杯茶,在這裡感嘆下生活的平靜;如果是巨龍的話,可以躺在這裡裝屍體,感嘆一下世界的和平。不過贏凡即不是人類,也不是巨龍,所以做一些與天氣無關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

  因此,在這樣美好的天氣下,贏凡手拿兩根光滑的短棒,身前放著一些自己搗鼓出來的垃圾——雖然看起來像是鼓,可是怎麼看怎麼彆扭的奇怪道具,打算並不適合光天化日之下干的事情。

  計算了一下方位,嗯,如果特麗艾娜來的話應該從這個方向飛過來。揚聲器瞄準了!

這裡要說明一下,特麗艾娜是龍島上的一個幼龍,不過雖然同樣是幼龍,但是特麗艾娜已經快要成年了,因此跟贏凡這種窮光蛋完全不同,她已經頗有一些資產了。所有人都知道,小孩和女人的錢最好賺,因此,特麗艾娜就這麼成為了贏凡賺錢的目標。

  深深地吸了口氣,贏凡舉起手中的木棍,狠狠地敲了下去!

  「嘭嘭嘭嘭……」小丘上響起了一連串毫無規律的鼓聲,與此同時,贏凡張嘴對著前方的麥克風胡亂咆哮了起來!

聲音狂野而……令人煩躁!根本就是隨便的亂吼亂叫,無論怎麼聽著都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噪音!令聽到的人忍不住想要給製造噪音的人一個耳光!

  不過從贏凡那興高采烈的胡亂敲鼓的行為來看,搞不好他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製造噪音也說不一定。

  當贏凡敲鑼打鼓,幹得正興起,正準備再次仰天長吼的時候,卻看到天空中遠遠地飛來一個巨大的火球!

  「咦?」怎麼情況與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樣啊?贏凡只來得及咦了一聲,就被火焰給包圍了。

  火球洗禮過後,留下了原地焦黑的大地,以及地上站著的一隻全身焦黑的幼龍,高舉的右手中還拿著一根焦黑的木棍,一陣微風吹過,幼龍手上的木棍也隨風飄散……

  「特麗艾娜!你個混蛋!」全身被火焰熏得漆黑的贏凡咬牙切齒道,雖然區區普通火球並不能對一隻巨龍造成絲毫傷害,哪怕他只是一頭幼龍,但是任誰被熏得全身漆黑也不會覺得高興。

  「誰叫你在那鬼哭狼嚎的!」一頭紅色的美麗巨龍怒氣衝衝的向贏凡吼道!這是一頭即將成年的巨龍。

  「可……可是這些是我好不容易才弄出來的啊!就這樣被你給一把火給燒了……」看見對方似乎很生氣,贏凡感到有點心虛——看見對方一副前來質問的樣子,贏凡有點摸不準脈了,難道對方發現自己拔了她家「拉拉」的羽毛來當釘子用?應該不會吧,只拔了幾根而已,應該沒那麼容易就被發現啊。

  拉拉是特麗艾娜養的寵物,是一隻稀有的銀羽鳥,身上的羽毛的硬度堪比精鋼,十分堅硬,因此贏凡在做鼓的時候,找不到釘子,就偷偷地跑去將它的羽毛拔了幾根下來當釘子用。

  「誰……誰叫你剛才忽然在那裡大吵大鬧的……」特麗艾娜看見贏凡委屈的樣子,似乎也有些感覺過意不去,不過卻任然硬撐道,「剛才聽到你發出的聲音後把我嚇了一跳,害得我差點從天上掉了下來……」

  什麼叫嚇了你一跳,害你差點從天上掉了下來?嘖,藉口也太爛了吧!再怎麼也是一頭龍,想嚇你一跳至少得是高級心靈魔法才能勉強辦到吧!——如果是普通的巨龍聽到她這話後,估計都會這麼想。雖然贏凡不是普通的巨龍,雖然那是他故意造成的,但是他卻也完全是一副不相信的樣子!而特麗艾娜也發現了自己話裡有問題。再加上贏凡那明顯不相信的眼神,特麗艾娜感覺有些心虛——不會是我搞錯了吧?特麗艾娜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太可能。

  看見特麗艾娜有些心虛,贏凡確定了對方沒有發現自己的某些小動作!馬上開始了自己的裝可憐行為!雖然原本打算作為商品強賣出去的鼓已經沒有了,但是敲詐仍然可以繼續下去。而作為弱勢的自己,想要敲詐,必須要好好利用對方的罪惡感!

  「我的鼓……」贏凡趴在地上,看著已經成為一堆灰燼的鼓,用低沉的聲音淒涼的說道,「這是我好不容易才做出來的……我好不容易才搞到的材料……」。裝可憐第一式:加深罪惡感!

  「呃……那個……」看見贏凡低沉的樣子,特麗艾娜感覺蠻過意不去的。畢竟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一個火球將別人的東西給燒了,蠻不講理可說不過去。

  「看來又得去收集材料了,」贏凡的聲音中充滿了對未來的絕望,「可是……那些材料是我好不容易才從父親那要來的,如果再去找他他還會給我嗎……」裝可憐第二式:博取同情!

  「呃……那個……」特麗艾娜猶豫了一下,「你告訴我需要什麼材料吧,我幫你去找找看……」

  「真的!」贏凡抬起頭!用飽含熱淚的陽光以純潔的45度視線仰望著特麗艾娜。裝可憐第三式:必殺!純潔射線!

  「呃……」特麗艾娜看見了贏凡的眼神仍不在後退了一步,最終狠狠的點了下頭!「嗯!你說吧!需要什麼材料,我去找我媽要!」

  「可是……」贏凡猶豫不絕道,「這樣會不會給你造成麻煩呀?」裝可憐第五式:最終式!關懷背後的陰謀!假裝擔心對方,使對方努力的當冤大頭!

  「不會!」特麗艾娜拍著胸脯道,「我媽很疼我的!」

  「我當然知道你媽疼你,」贏凡暗中嘀咕道,「你總是找你媽要原本屬於你爸的東西,你去要你媽私有財產試試。」

  「嗯?你說什麼?」特麗艾娜奇怪的看著贏凡。

  「我說我太高興了!」贏凡馬上換上一個充滿熱淚的眼神,滿懷感激的看著特麗艾娜!

  「沒事!」特麗艾娜笑嘻嘻的道,「這件事我也有責任啦!」

  贏凡迅速的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了一個記憶水晶,將其用雙手捧到特麗艾娜眼前,用甜甜的,肉麻的聲音說道:「特麗艾娜姐姐,這是我需要的東西。」裝可憐第四式:必殺!甜蜜聲波!

  聽到贏凡的那一聲「姐姐」的時候,特麗艾娜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再看到明顯是早有準備的記憶水晶,心中忍不住冒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可是看見贏凡那純潔的眼神後還是忍不住伸手將記憶水晶接了過來。

  當特麗艾娜將精神力探進水晶裡後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放了下來。

  贏凡所要的東西並不算太多。他只是要幾顆拳頭大(小龍的拳頭已經和人類的腦袋差不多大了)的寶石和一些風系魔核,還有一點金幣而已,而且量並不大,這些東西就算是從自己的小金庫裡支付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特麗艾娜並不知道贏凡是迫於無奈才決定這麼一點材料的。畢竟,一個連百歲都沒有的幼龍用的鼓能有多大?而且贏凡也明白不能竭澤而漁的道理,如果一次弄得太痛了以後對方警覺了就沒機會了。

  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在於如何才能讓吝嗇的巨龍們願意出血!這可是需要技巧的!東西的量必須要得恰到好處,讓那些原本以為自己會獅子大張口的龍讓人看後忍不住鬆了口氣,這樣會給他們一種即使給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還得以防萬一宰得太狠了,惹得對方不高興,到時候對方用拳頭與自己交涉那可就慘了!就自己這身材板板還是以和為貴比較好。

  再加上雖然所要的東西並不多,但是對於自己這麼一個「無產階級」的幼龍而言,這的確已經算是一筆不菲的收入了。

  「特麗艾娜姐姐。」就在特麗艾娜考慮將賬單給轉嫁到哪個倒霉蛋身上去的的時候,旁邊傳來贏凡惴惴不安的聲音,「這些東西很難搞到嗎?」——暗中的意思:這些東西對於一個巨龍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因此快點給我吧!

TOP


「不會!」特麗艾娜連忙安慰道,「你不是不知道,這些東西隨便從牆上敲幾個下來就行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作為大陸上最富有的生物,不少富有的巨龍在巢穴裡的牆上鑲嵌滿了寶石,但是寶石雖多,但是那也得有膽子敲呀!巨龍在涉及自己財產的時候可都是很吝嗇的!當然,如果損失的是別人的財產就會變得無所謂了。哪怕對象是自己的丈夫。

  「真的嗎?」贏凡露出純潔的開心的笑容。繼續裝可憐第三式:純潔射線!——這些我都知道,所以你就快點給我啊!

  「嗯!」特麗艾娜狠狠的點頭,「我現在就去找我媽要這些東西。」說完後一拍翅膀,連忙向遠處飛去。

  贏凡目送特麗艾娜離去後終於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自己的財產又要小小地增加一筆了!

隨手將之前用來使自己熱淚滿盈的特製眼藥水丟進右手上帶著的空間戒指裡——這個空間戒指是贏凡生日時獲得的禮物,裡面有接近二十立方米的空間(PS:空間道具裡面的空間通常只有幾立方米而已,能夠達到二十立方米已經是極品了!)。

  贏凡來到之前放置鼓的位置,翻找著能否廢物利用的東西。雖然大部分已經成為了灰燼,但是有些抗火性強的魔獸皮和之前做揚聲器用的魔核還完好無損。

  能用的都收起來!——雁過拔毛的贏凡如此打算著。

TOP


第五章 失敗的偷竊

  特麗艾娜——龍語「孤傲的美麗」,這就是特麗艾娜的名字。

  不過特麗艾娜的性格卻跟她的名字有些不一樣,美麗,好奇且活潑好動,沒有一絲孤傲的地方。事實上一般的幼龍都是這樣的性格。

  特麗艾娜出生時間比贏凡早三百多年(以巨龍的壽命而言,三百年的時間根本什麼都不算),在贏凡出生以前,龍島上僅有兩頭幼龍——米菲娜和特麗艾娜,因此特麗艾娜和米菲娜經常找贏凡玩,但是前段時間,米菲娜就成年了,並離開龍島到大陸上去遊歷了(這是好聽的說法,實際上是去收集寶物,或者說搶劫也行),因此島上僅有的兩個幼龍經常一起玩,青梅竹馬,再加上贏凡偶爾特意的討好,導致兩龍的關係變得十分的親密。(島上就兩幼龍,就算是一隻貓和一隻耗子,一起呆個幾年都會變得親密無間何況是他們。)

  最近特麗艾娜的心情很鬱悶。上次想去找贏凡玩的時候不小心將他的鼓給弄壞了,結果被贏凡給趁機勒索了一次,雖然明明知道對方只是趁機敲詐,明明知道對方只是在裝可憐而已,可是自己卻因受不了他那可憐兮兮的表情而老老實實的去被他敲詐。對此特麗艾娜感到很鬱悶。不過鬱悶的心情並沒有在特麗艾娜心中停留多久——她已經習慣了贏凡的敲詐。

  因此,很快特麗艾娜又再次心情愉悅地找到贏凡:「奧茲,你知道嗎。嘉德長老有事,要去一趟精靈之森。」

「嘉德長老去那幹嘛?」贏凡有些奇怪。精靈們和巨龍的喜好完全不同,彼此間也沒有什麼可爭執的東西,因此巨龍和精靈們的關係並不算太糟,但是也很少有交流。

  「不知道!」特麗艾娜看起來很興奮,「不過這是我們的機會!」

  「哈?」贏凡不明白特麗艾娜打的什麼主意。

  「趁著現在嘉德長老不在,我們正好潛入嘉德長老的寶庫去看看!」特麗艾娜笑得十分燦爛。

  「有意義嗎?」贏凡撇撇嘴,「去了也沒意思,巨龍的財產都有記號的。」

  「誰說的!」特麗艾娜一副你笨的表情,「雖然上面有嘉德長老的龍之心做的標記,但是我們可以將他給丟到海裡去啊!」(龍之心,一種由巨龍分泌的特殊香料,每個巨龍都能分辨並定位自己的龍之心,通常巨龍們都將其附著在財寶上從而區分各自的私有財產。)

  「……」贏凡看著特麗艾娜傻眼了,「這……有意義嗎?」

  「怎麼沒有意義?」特麗艾娜仰起頭,咬牙切齒道,「這是為了報復他限制我自由的行為!」

「呃……」贏凡傻傻地看著特麗艾娜,「不就是強行要求你上哲學課而已嘛,用得在這樣嗎?」嘉德長老是教導幼龍哲學課的老師,不久前發生了一件令贏凡心情愉悅卻令某些人不怎麼開心的事情,其結果則是導致特麗艾娜成為了犧牲品,被迫在嘉德長老那裡接受哲學教育。

  「去還是不去?」對於贏凡的不知趣特麗艾娜感到不滿!

  「去!」我敢說不去嘛?贏凡在心中腹誹道。

  可是當贏凡陪同特麗艾娜來到嘉德長老家中後,卻驚訝的發現嘉德長老家被收拾得乾乾淨淨!原本放著無數的金銀珠寶的地方什麼都沒有!除了角落裡有一些還沒來得及丟掉的垃圾外,整個巢穴可以說十分的清爽!

  「這是怎麼回事?」特麗艾娜不滿的叫道,「怎麼什麼都沒有啊!」

  其實難怪特麗艾娜不滿的叫囂,因為嘉德長老的窩裡看起來也太寒磣了,乾乾淨淨,只有在洞穴的角落裡丟了一些黑不溜秋,破破爛爛的垃圾——對巨龍而言,美麗,並且散發著美麗光芒的寶物才有收集來佈置洞穴的意義。

  「難怪我們這麼容易就進來了。」贏凡隨手撥弄著角落裡的破爛,的確是破爛,連磚塊都有,估計這些是混雜在寶物裡面不小心給帶了回來的垃圾。

  「怎麼會這樣!」特麗艾娜有些不高興,「我去找找東西都被藏到哪兒去了?」

  「我想嘉德這次出門可能要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回來,否則根本沒必要將所有的東西都收了起來。而且恐怕嘉德長老早已料到我們會來搗亂吧。」

  「不一定!說不定東西全部都還在這個洞穴裡面,只不過用了什麼方法把它們給藏了起來!」特麗艾娜還抱有幻想。

  贏凡搖了搖頭,認真研究起被垃圾擋住的那一片地方。整個巢穴就這裡有些特別,不過將所有的垃圾都掃開後也沒看見有什麼機關之類的,估計這真的只是一些沒用的還沒來得及丟掉的垃圾而已。

  就在這時,贏凡驚訝的看著地上的一個刻有文字的磚塊,上面的文字居然是……

  贏凡抬頭看見特麗艾娜並沒有注意自己,悄悄的將磚塊撿起來,打算隨手丟進空間戒指裡,但是這是意外卻發生了。當贏凡準備將那個磚塊丟進空間戒指裡面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那個磚塊居然無法丟進空間戒指裡面!

  「咦?」贏凡驚訝的看著掉落在地上的磚塊。

  「怎麼,你找到了什麼嗎?」正在到處尋找是否有暗道的特麗艾娜奇怪的看著贏凡,使用空間戒指時的魔法波動可瞞不住她。

「沒什麼,我只是找到了一些也許能夠回收的材料而已。」贏凡隱瞞了磚塊的事。

「哦,原來如此。」對於贏凡的回答,特麗艾娜並沒有想太多,畢竟贏凡過去就經常因為煉金術和魔導技術的需要,而收集了許多在特麗艾娜眼中是沒什麼用的廢品。

  贏凡看見特麗艾娜並沒有注意,聳聳肩,繼續認真的翻找著腳下的垃圾,不過很可惜,除了之前的那個磚塊外並沒有找到什麼令贏凡感興趣的東西。

  將之前的磚塊上的灰弄乾淨,當贏凡看見上面完整的文字後徹底的囧了……

  之前贏凡只注意了上面文字居然不是這個世界的文字,而是自己前世的中文,因此產生了興趣,可是當他清楚的看到上面的文字後卻產生了一種很想吐槽,卻因為對方值得吐槽的地方太多而不知道該如何吐槽的地步。贏凡感覺很為難……

  就在這時,特麗艾娜的聲音將贏凡給喚醒了過來。

  「我們回去吧,既然嘉德長老已經把東西藏起來恐怕早已料到我們會來,沒必要繼續找下去了。」特麗艾娜有些心情低落,找了半天都沒找到周圍有什麼機關之類的東西,「不甘心!難得以為可以扳回一局的!」

  你去跟那種老不死的傢伙比,吃虧的恐怕都是你吧?贏凡在心中吐槽道。活了一千年的豬都能成精,何況是活了不知道多少萬年的老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