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密語



  晴櫻無力的癱坐在地上,他們之間的感情終於結束了。


  兩個月前,晴櫻早就發現了他有出軌的跡象,然而今天,他終於全部坦承。


  他任憑晴櫻哭著鬧著打著,甚至是他平常最不能接受的大吼,他全部都接受了。


  可是晴櫻最不能接受的,是在爭吵完之後,他和那個女的走掉了,兩人親熱的樣子使人眼紅,使晴櫻回想起兩人還是熱戀期的時候。


  "滴答"與低划過晴櫻的臉頰,然而此時晴櫻已分不清楚臉上的水珠是淚水亦或是雨水。


 她的心流滿了痛苦的鮮血,她找不到任何東西來麻木她的知覺。


 對!!!酒!!!就是酒!!!酒可以麻木自己的感覺,於是她不假思索的掏出口袋裡的錢包,默默的走進一間便利商店,買了一打的啤酒,便黯然的的走出了店門口,卻始終不知道有雙關心的雙眼關注著她。


。。。。。。。。。。。。。。。。。。。。。。。。。。。。。。。。。。。。。。。。。。。。。。。。。。。。。。。。。。。。。。。。。。。。。。。。。。。


 "咳咳咳......"晴櫻脹紅著臉,12瓶的啤酒已經剩下了不到兩瓶。


 為什麼呢?這究竟是為什麼呢???為什麼自己喝的愈醉,可是他對自己的傷害卻愈來愈清晰??? 


 "嗚...嗚..."晴櫻再也忍受不住四的哭出聲音來。


 忽然,一個念頭溜過晴櫻的腦海裡:我要去死,我要讓他和那個女的永遠後悔!!!晴櫻搖搖自己的頭,慢慢的站起來,衝向那條車道。


 "吱---"一陣煞車聲隨之降臨 "欸???怎麼不會痛"晴櫻這麼暗想,於是便睜開雙眼,車頭就在離她距離0.5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


 "XXX---哪個白痴,不要命就算了,也不想一下,我今天開的可是漂亮的珍珠白......"本來氣的臉脹紅的楓語,一看見他口中所謂的"白痴"是看起來已經欲厥的晴櫻時,頓時靜了下來。


 "欸...妳...妳還好吧!?"楓語盯著臉色蒼白的晴櫻。


 晴櫻無力的抬起頭,幾顆淚珠擠落了,"我...我沒事..."


 "欸,妳家在哪裡,我帶妳回去......"楓語伸出手,握住她的冰手。


 晴櫻什麼話都沒說,默默的搖著頭。


 "那......是該怎麼辦啊..."楓語抓了抓頭"啊!!!那先把她帶回我家好了,不然這樣也不是辦法啊!!!"


 於是楓語就把晴櫻抱上車,載著她返回家中。


 在車上時,晴櫻便一直吵著要楓語在她去買酒喝。


                                                    未完待續---奶茶麻雀


到家後... 晴櫻找出半瓶威士忌,又開始猛灌自己。
 "欸!"楓語拉住她的手"別再喝了!"
 "你閉嘴!"晴櫻推開楓語的手"你知道失戀分手的痛苦嗎?你知道這種痛徹心扉的難過嗎?"語畢,晴櫻又灌起了威士忌。
 "好...好吧..."楓語一把搶去了那瓶剩下的威士忌,一飲而盡。
 晴櫻則因為過於驚訝而愣在原地,雙眼直愣愣的盯著楓語...手上的空瓶子。
 "咳咳......好嗆!!!"楓語咳了幾下之後,便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
 晴櫻忽然大哭起來,猛然飛撲抓住楓語。
 "欸欸......妳先別哭啊..."楓語面對晴櫻的哭鬧十分束手無策"妳別這樣啊......不然......不然妳先去洗澡吧......"他推了推晴櫻的肩膀。
 "嗯......"她便疲累的走進房間,默默的關上。
 待晴櫻走進房間後,楓語便起身找起了解酒液。
 "欸?這解酒液是放哪裡去了?!怎麼都找不到,不會沒了吧!?"楓語邊嘀咕邊翻找著家裡的各個地方。
 忽然,楓語聽見了晴櫻的歌聲,總覺得......好熟悉阿......
 "如果有一天,我會瘋狂的愛上你,那你會不會,會不會,還記得愛我......"晴櫻的聲音有點哽咽,但是卻細細柔柔的,聽起來很是有感情。
 楓語此時想起,某位高中同學跟她的歌聲很像,而且楓語和那位同學好像還不錯。
 "好像叫......晴櫻吧......"楓語嘀咕道。
 他敲了敲門,問:"妳好了嗎?"他打開房門,看見晴櫻默默的坐在床沿,臉上淌著淚水。
                                                                        奶茶麻雀---未完待續

TOP